逆全球化下的中国挑战:重构产业链 以开放应对冲击

日期:2022年08月04日
       北京方面报道称,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声称要对中国产品重新加征关税, 这再次令近期动荡的中美关系紧张。 当前, 全球治理规则明显弱化, 关税/非关税措施迅速崛起, 经济全球化和自由化逆转导致全球交易风险大幅上升。 在此背景下,

中国提出“保护产业链和供应链”以维护全球贸易。 “当前全球产业链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比如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 技术的进步将导致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 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产业链的机会越来越少。” 缩短链长, 不利于全球产业链的发展, 但技术会降低买卖双方的匹配协调成本, 从而促进全球产业链的发展。” 在由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上,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国际经济与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刘青,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的一位重要成员说。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发现, 从长期来看, 2008年以来, 产业链变化、FDI占GDP比重、贸易占GDP比重等全球化衡量指标均出现缩水。 今年, 贸易占GDP的比重预计将进一步缩小。 “我们将看到全球化和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发生变化的格局。这种格局最重要的变化之一就是世界陷入了长期停滞的状态, 即低增长、低贸易、低 “四低”, 高负债、高两极分化的“四低两高”。 刘元春说。 疫情加剧了这种情况。 但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辉看来, 巨变之下, 我国供应链和产业链的调整不仅要被动应对, 还要积极提升企业地位。 全球价值链。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好机会。 重塑供应链 当前, 外部环境发生了系统性变化。 IMF报告显示, 包括高收入国家、中上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在内的各国对全球产业链的参与度有所下降。 不同的指标衡量全球产业链。 下降趋势。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发现, 美国正在重塑全球产业链。 比如, 早早推动的制造业正在回流美国; 现发展国内外包; 与此同时, 中美贸易战以来, 美国正在将价值链的一部分从中国转移到亚洲其他地区。 不过, 刘青认为, 全球产业链不会大规模回归发达国家, 但需求大的地方, 全球产业链就会汇聚。 这就是比较优势的力量。 “比如, 服务于中国和亚洲市场的产业链将加速向亚洲或中国集聚, 但服务于其他国家, 特别是就是服务美国市场的产业链可能会加速转移。 这种转移将包括高端和低端产业,

高端产业也可能向亚洲和中国聚集,

这是积极的一面。 为了服务美国市场, 低端产业可能会迁出中国, 不利于我们的就业。 例如, 特斯拉很快将在中国建厂, 但雪铁龙的所有电池生产将全部搬出中国, 返回法国。 柳青说道。 京东副总裁、京东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沉建光也发现, 2015年至2017年, 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 劳动密集型产品竞争力下降, 并且产业链发生了转移。 它已经发生了, 尤其是在纺织品、玩具和鞋类中。 在美国市场, 东南亚逐渐超越中国。 但中国高科技产品在美国产业链中的比重上升, 表明海外高端产业链正在向中国转移。
        在沈建光看来, 中国仍将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据非常重要的一环。 中国是全球产业链的中心, 巨大的国内市场不会削弱中国产业基础的作用。” “发达国家有很多环节。 没有成本优势, 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分工合作, 形成区域集聚的新模式, 发达国家+周边发展中国家, 这种模式不仅解决了成本考虑, 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成本,

而且 也解决了风险的考虑。”刘青说。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妙杰看来, 中国在整个产业链上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 看海关出口数据, 你会发现有8000多个产品统一编码, 每个产品在中国都是出口, 是中国整个产业链的体现。 中国, 比如潮州的玩具, 邢台的羊绒, 这样的产业集聚和分工, 有利于专业化 生产, 这可以降低成本并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 更重要的是, 中国市场的规模经济对外资具有明显的吸引力。 14亿人的消费能力和不断扩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是巨大的市场。 2019年, 在中美贸易战中, 全球对华投资额仍在增加。
        在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普遍下降的同时, 只有中国在大国中保持上升趋势。
        在公开应对疫情影响下, 企业增强了风险意识, 将全球产业链风险摆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同时, 也降低了企业此时转移产业链的机会成本。 此外, 疫情加速和加大了政府干预, 未来必然加剧国际政治思潮的对抗, 也将产生国际风险。 这种风险会引导企业的预期, 影响经济链, 改变产业链中企业的组织行为, 导致全球产业链的重构。 在刘青看来, 重建应该理性看待, 坚持开放, 通过自贸协定和双边投资协定的制度化和外部世界环境对冲风险。 坚持市场化改革, 提高市场体系质量。 产业链越高, 对系统的依赖程度越高。 降低国内成本和风险, 包括社会风险和经济风险, 整合国内市场, 扩大国内市场优势。 改变我们通过出口参与全球产业链的方式, 加大投资力度, 通过投资其他产业链中心实现资本收益, 可以缓解国内环境资源压力, 实现包容性增长。 “这种重建对中国有利也有弊。中国需要理性面对变化, 不仅要参与, 还要适应时代, 通过投资参与其他产业链, 通过投资解决就业和收入分配等问题。” 要素市场化改革 顺势而为 坚持对外开放 坚持国内市场一体化改革 有效破解科技创新行政主导毒瘤 坚持科学至上 要坚持做大做强 开放, 积极开展国际经济合作, 应对美国产业链去中国化和中国产业链去美国化, 打破美苏霸权的剧本。” 柳青说道。 “上一轮全球化, 我们遵循效率导向的全球化逻辑, 在效率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 由于现在全球化规则的一些变化, 包括疫情的影响, 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冲击的冲击并没有改变我们作为企业、作为经济活动追求效率的逻辑, 只有通过改革开放, 才能有真正的效率逻辑。通过创新、技术创新、制度创新, 全球治理进程中国发生了很多变化, 我们需要在推进全球治理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黄群辉说。 他认为, 在逆全球化现象下,

应积极构建以中国为主导的新一轮全球化规则, 推动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国际合作和治理, 支持中国企业 走向全球。 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合作, 推进数字丝绸之路建设, 有利于产业链和供应链, 不仅有利于疫情的复苏, 也有利于供给的转型升级 链和产业链, 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 有利的地位。 实习编辑:方凤娇主编:陈彦鹏

友情链接:

41.206042s